750x324 - 2017-1-31 春节随笔-行酒令

2017-1-31 春节随笔-行酒令

  春节在家,难得闲适,每天肆无忌惮的晚起,午睡,熬夜,好不痛快。家里的太阳很温暖,大街小巷上刮的风也不凌厉,不远处的山上虽然迷迷蒙蒙,但那应该是雾而不是霾。

  年味渐浓,把酒言欢,然后年味渐淡,各奔东西,每年过年都是这么一个套路,巷里巷外的街坊好友们聚集在一起,今天这家吃吃,明天那家吃吃,既然要过年,就免不了喝酒。我们家的喝酒风俗源于老家丰城,在那里家家户户都热情好客,也都好面子,以前说,家里最贵的东西当数酒,有贵客临门,你不给人家酒吃,会遭到嫌隙,而你去别人家,不喝点酒,就是不给面子。所以说但凡是请客吃饭的,不管能不能喝,总是要提着酒瓶子向客人杯子里倒满;上门做客的,不管愿不愿喝,总是要给个面子浅酌几杯。

  但是这个给面子也要给的有技巧,肆无忌惮的喝,几杯下肚,可能就不省人事了,这时主人没准还会说,这痴男儿,不会做人,自己酒量都不知道多少。所以客人的半杯酒总是要喝上一整天的,浅酌浅酌,每次只沾上那么一点,喝下那么一点,时过三刻,酒往往过不了半巡,牛逼吹了一大堆,好不容易到最后,一句干杯,一饮而尽。一杯四十几度的烧酒入喉,先是浓浓的苦味,品尝一下之后更苦,好不容易努力咽下去,经过敏感的喉咙流入腹中,酝酿开来,便是一股暖意再往回升,皆大欢喜。我不厌喝酒,和同学朋友在一起,有时候还期待喝上几杯,无奈家里的老酒实在是喝不惯,于我而言最难的并非是几杯酒下肚之后忍受头晕目眩,而是酒根本下不了肚,一直荡漾在喉咙里就是难以下咽,好不容易吞下去,得狂塞好几口菜才能缓回来。有时候碰到厉害的酒里掺了中药,那更是有苦难言,所以于家里喝酒,我往往是拒绝的。别人问你喝不喝,我就言不喝,但是今时不同往日,自己已然不是小孩子了,要顾家人面子,要顾他人面子,所以一来二去,这酒你是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我经常想,现在这日子,家里最贵的已然不是酒,吃你家的酒并不能说明你有面子,也不能说明我给面子,所以何不顺遂几愿,愿意喝的就多喝几杯,不愿喝的就喝点别的,茶也好,饮料也好,聊的尽兴,吃的开心,最好不过。规矩风俗,毕竟是逐渐形成的,能形成,自然也能改变不是。不曾料想这改变比想象中要难得多。时代虽然不同,可规矩还是在那儿的,家里那么多号人,在意的人也是在那儿的,你觉得这事儿不关面子,但人家大半辈子过来,这就是关面子的事儿,这酒你不喝,你读的书多,你厉害,你不仅是不给我面子,你是不给全村人面子。

  所以到最后,这酒还是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当然要想解决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你喝得多了,适应了那股苦味儿,酒能下肚,酝酿开去,忍一忍,一切也就这么过了~毕竟风俗传统,什么该留,什么不该留,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孩儿说了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