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2-15 年初瞎扯淡

  今天是情人节,朋友圈微博里各路同学们都在此起彼伏的花式虐狗,家里的亲戚们还是和往常一样轮流请吃饭热火朝天,当然也有同学打电话发微信找我聊项目写程序。时间过得太快,一不小心就没空背今天的英语单词了……翻来覆去的听了几遍听力,发现脑子好像什么也塞不下,于是便想静下来写写日记吧,好像的确很久没有写日记了。

  今天还是挺特殊的,是一年一度的情人节;是2016年农历新年的第七天,算是新年伊始吧;是我回到家休息的第18天,3天之后老爸就去安徽,6天之后弟弟去南京,9天之后我去上海,老妈也在11天之后离开家;是一餐饭回家事件风波差不多刚停歇的时间;今天我还第一次明目张胆的教训爸妈;今年已经21岁了,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

  最近脑子一直挺乱的,每天除了看书学英语刷剧,其他闲的时间总是喜欢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家庭啊,理想啊,生活啊,社会啊,生命啊,爱情啊,财富啊,每次有感而发想要写点什么,但是却感觉比较单薄,自己也懒得写。现在它们已经在脑袋里乱成一坨了,所以想试试能不能稍微梳理一下,让自己清醒一点。

  在回家之前,有一次老妈在晚上发了一张老爸的照片在家里的群里,说是爸喝醉了酒,发了张自拍问我们帅不帅。照片里老爸还是和以前拍照一样,直直的站着憨笑,但是触目惊心的是他的白头发,数量已经可以和他仅剩的黑头发分庭抗礼了。我当时一瞬间就鼻子一酸,爸怎么一下就老了这么多。然后想了很久,最后在群里打出了一个字:帅!

  回到家的日子安逸而舒适,爸是顶着一头黑头发回来的,他其实每年回家都会特意去把头发染一下,只不过我以前一直没在意。在家里爸妈对我没什么要求,只是经常和我说不要整天看书或者对着电脑,放假了好好休息一下。似乎也是想让我好好休息一下,我每次看老妈在做家务,想帮帮忙,老妈总是会说:没事,我来就行。

  老爸和老妈今年回来还是有许多变化的,老爸有个牙齿坏了前段时间换了个新牙,老妈的鼻子最近貌似也出了点毛病,今天刚刚买好治鼻炎的药。他们每天会定时做一些简单的动作锻炼身体,变得更加注意养生,做菜的口味也清淡了,不像以前那么辣。吃年夜饭时,我问我爸:“你现在还吸烟吗?”老妈说:“不吸了,已经戒了。”老爸也这么说,我当时就敬了我爸一杯酒,说:“戒了好,不戒我也得逼你戒烟,会把你所有的烟全部丢掉。”老爸当时满脸通红,嘴巴里吐出一句死崽里当咯(臭小子)。然后接着吃菜。那天晚上家人都很高兴,我爸特意买了这边的高度酒给我们喝,弟弟一晚上喝醉了,厕所里吐了几次,我脑袋晕晕乎乎的。不过貌似我的解酒功能比较好,并不想吐,看了2个小时春晚,头慢慢的就不晕了。我才知道喝酒这东西应该是天生的,我应该酒量比较好。

  一切的一切表明,爸妈老了,而且比我预期的来的快,来的急。但是我大学毕业之后还要读什么该死的研究生呢,该死的研究生这几年还要收学费,弟弟每天就知道玩那些该死的游戏(虽然我大二时也是这么玩那些该死的游戏)。爸妈还要辛苦好几年住在安徽的房子里,为我们努力挣钱,背井离乡,而且收入并不多。

  老爸小学读到五年级就没读书了,妈也初中没毕业。我记得我小学四年级时,有数学题不会去问我爸妈,我妈当时就和我说,这个真没有办法,你自己去学校问老师,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问爸妈任何题目,所有问题都自己解决。初中读完了之后,我就决定去临川一中读书,过一种只有寒暑假能回家过年的寄宿生活——因为学校到我家要转一次车,去一次要8个小时,只有放长假才能回去。爸妈也不像其他的家长一样经常会来学校看我,因为也没有那么多时间。但是他们每次和我打电话都说要吃饱,穿好。那时候每周最期待的事情就是和爸爸妈妈打电话,告诉他们我的成绩又进步了多少,或者为什么退步了这些,以及自己这个月吃饭只花了400块等等。高三时,我妈租了个房子陪了我半年,那半年我的成绩每次考试都进步一大截,最后三个月,我每天晚上都用被子把自己的脚裹的紧紧的,看书到1点半才睡,然后第二天6点半起,但好像就是不会感觉到累,我妈回忆起来说看我裹得和个美人鱼一样心里特别难受。我记得我考上复旦时,所有的亲戚都惊得下吧掉地上,很多人都说爸妈教育有方。爸妈总是说:我们没有给他什么,除了生活上的事会照顾一下,其他的都是靠他自己。我心里一直也是这么想的:我所得到的一切,是靠我自己的努力。

  读大学之后,寄宿对我来说就是家常便饭了,和爸妈打电话不再像以前一样那么期待。慢慢的,有时候会忘了打,还有时候和他们聊天时如果自己有事,会口气很不耐烦,或者说一些重的话。当然打完了这样的电话之后我自己心里会把自己骂的狗血喷头,人家可能期待了两个星期等你的电话,打过来之后就是满嘴的不耐烦,你还是个好儿子吗?但是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啊,对全世界我都能彬彬有礼,但是我知道在他们面前我可以不用伪装,不用正能量,不用微笑,我可以卸下所有包袱甚至小小的发泄一下自己其他事情导致的不爽,谁叫他们是我爸妈,他们不会怪我呢。

  但是他们期待了好久啊,期待他们引以为傲的乖儿子能和以前一样和他们开心的聊聊学校发生的事情,聊聊自己最近得了哪些奖,做了哪些事。每次想到这里,我心里又会默默地骂自己一句:猪狗不如。

  前几天上海女生在男生家吃年夜饭第二天分手的事情闹得沸沸洋洋。作为一名江西男生我可谓感同身受。这样的爱情,就像是两个阶级的对话。我觉得女生其实没有错,男生也没有错,当然父母更没有错。男生所长大的世界和女生所长大的世界本来就是很不一样的,两种不同的生活碰撞之后互相不适应,然后就破碎了。网络上一篇文章《上海姑娘,不是逃饭,是逃命》中的有一句话我觉得说的很中肯。

  “一张餐桌照,洞见了一条暗水涌动而不见底的深河,要跨过这条河迈入婚姻,非大机缘,大勇气和大智慧不可——而且是双方兼具上述过人之处”

  两年前我就在想这样的尴尬,那时候和蔼宁刚在一起,那个寒假我和她说自己家乡的风土人情,她表示非常不能理解。慢慢的我才意识到我们的世界是这么的不同。虽然家里的条件不至于和照片里一样那么差,但是江西这边,普遍存在重男轻女——却是事实。虽然我对这些表示反感,但是家里人却不会这么觉得。老妈已经对自己承包所有家务觉得理所当然无怨无悔了。过年时家里有客人也是外面一群人在吃着饭,妈直到做完最后一份菜,才会上桌吃饭,这时候饭菜已经被吃的差不多了。然后大家酒足饭饱之后,妈又会开始收拾碗,搞卫生。我明明直到这样不公平却依旧享受着我的既得利益,而且妈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说实话,如果以后我喜欢的依旧是上海女生,我真不知道这样的问题该怎么解决。哦不,当然我知道一个解决办法,要跨过这条河迈入婚姻,非大机缘,大勇气和大智慧不可——而且是双方兼具上述过人之处。

  前天在家里吃饭,老爸不在家,吃饭时我提到了弟弟考研和玩游戏的事,也有一定原因是因为想不清楚年夜饭分手这件事情心里本来就有点焦躁。我和弟弟说不要每天玩游戏,我让弟弟考虑一下是不是考研要考本校,既然决定考研了为什么不考更好的大学,比如南京大学,比如复旦。弟弟听进去了,但总是不大舒服,吃完了饭就匆匆回了卧室。我又开始和老妈扯关于弟弟的事,扯着扯着就扯到读研究生。我记得我当时是这么说的,我说你们都说读研好,其实我觉得对于我弟弟这种来说,能考研考到一个更好的学校,比如普通一本考到复旦,当然很好,以后会很好找工作,但是对于我这种复旦就读的来说,直研不见得好。然后又说国内研究生教育质量差,厉害的同学都去国外读研去了。妈说,那你当时为什么不和我们说要去国外读研呢?我脱口而出,国外读两年要花七八十万!

  我妈不说话了,昨天中午,去姑姑家吃饭时,老爸敬了我一杯酒,说:“我呀最让我骄傲的就是这两个儿子,但是我自己挣不到很多钱,如果你们是生在那些有钱人家,官二代富二代,那以后的未来真的是无可限量,我敬你一杯”

  我当时就想收回我对我妈脱口而出的那句话,顺便对自己说了一句:猪狗不如!其实我当时没和我妈说,我没选择出国,也是因为我自己一直没花时间学英语,准备英语考试。我的英语也很差。我一直觉得,自己现如今所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我甚至也想过,如果我爸妈文化程度高一点,知道的多一点,他们也许能让我和许多上海的孩子一样,小时候就有很好地英语教育,并且早早的就知道准备出国。或许爱情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压力。

  前一段时间看《解忧杂货店》的第四个故事——听着披头士祈祷。我才真正想明白,就算全世界都欠你的,你爸妈也绝对绝对不欠你的!只有你欠他们的,怎么还也换不清

  今天下午,我帮县里公安局做个了网站,报价说要3000元,爸妈当时吓了一跳,说我赚钱真是容易。也特别开心,说我有本事赚钱不要藏着掖着,说要和亲戚朋友们说我的这个技能,帮我接活。我当时说我的网站做的还不好,简单的可以,要求复杂就做不出来的,也没太在意。晚上去亲戚家拜年,爸妈真的和他说关注一下工作单位上有没有人要做网站的,说可以找我,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就像是小孩向同伴夸耀自己心爱的洋娃娃。

  但是我却总觉得不大舒服,我自己的网站还没学完,你就这样和别人说我会做网站,现在是传的到处都是,但是如果有的需求我满足不了到时候人家找上门来也只能推掉,那时候多不好做人。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坐在沙发上严肃的训我爸妈说错了话,而我爸妈也一语不发,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说以后不会再这么说了。其实我知道他们的心态,也是为了我感到骄傲,在和他们说这些之前,我也想了很久我应该怎样措辞怎样描述能让他们很好地接受不觉得不舒服。但是我觉得第一次在自己儿子面前承认错误总该不是那么好受的。我那一瞬间也已经惊讶的发现,我在这个家的话语权甚至高过了我爸妈。而他们也认可这样的改变。

  的确,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爸妈就不再训我了,他们只是告诉我要多穿衣服不要省钱,告诉我我们为你骄傲,在餐桌上敬我酒,并且认真的听我说的话。我已经不受他们约束,做任何选择他们都充分支持。而且很多时候,我的一言一行可能影响到他们一整天甚至好长时间的心情。

  2016年我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希望我能更温柔的对待自己的父母,哪怕我已经得到了他们给予我的尊重和权利,也能不滥用这份尊重,能够更有耐心,更温和,更多思虑的和爸妈他们聊天,在他们面前开心的笑,不给他们太多的压力,做个乖儿子。

  家里的事情理得差不多了,今天有点晚,剩下的明天再写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