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8 四月小记

  最近读的一本书是泰德·安德鲁斯的《前世的秘密》,泰德·安德鲁斯(Ted Andrews,1952~2009)是一位专职作家,也是哲学和精神领域的导师。他经常在世界各地举办各种研讨会、座谈会和讲座,发表过许多关于古老神秘主义的作品。泰德致力于研究前世分析、气场诠释、命理学、塔罗以及卡巴拉等课题,寻求发展和提升人类内在潜能的途径。

  读这本书之前本来想看看这个美国的灵性大师对于冥想前世有什么看法,或者有什么佐证之类的,但最后却失望不已……我读后的感觉就是他先入为主的坚持人是有前世的,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写了一些方法让我们冥想,所以读了一章之后我就开始尝试找他逻辑上的漏洞,再继续读发现全是漏洞= =,总之感觉并不是一本很有用的书,就像是一个神经病人在无脑鼓吹自己的世界观,而里面提供的一些冥想方法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很大作用,或者我不喜欢它把冥想强行和前世结合在一起,让冥想也绑上了它前世的观点。

  一直以来我个人是很喜欢冥想的,并且相信冥想能给人带来一些潜在的作用,但还是不推荐这本书。

  2016年4月11日,我想我忘不了这一天。

  我一直觉得,创业的人身上都会有一种不一样的气质,看他们的生活状态,和他们聊天都能感觉到源源不断的活力与激情,他们的时间都被充的满满的,但是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可以全力以赴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以不断地学习和吸收新的东西,可以把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有价值有意义,可以让自己成为自己喜欢的那种人。

  这种状态真的很棒!

  一直觉得自己和创业很有缘分,唯一做过的一份家教,家长就是创业出身。唯一做过的一份实习,去的也是创业公司。雨思和学长是在创业;而杨老师和何叔叔也是在创业。但是一直以来自己在每个团体中担任的都不是核心的位置,更多地是去体验和学习,所以实话说也没有把所有精力花在上面,做起事情来就像学生会的干事,而不是部长。

  但是你总是会在平凡的生活中碰见许多机会,也许是好的,也许是坏的。

  上周日,杨老师突然问我想不想创业。

  我说,“想,我帮你做这些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为了体验创业”。

  然后才知道,杨老师在几年前就萌生了创业的想法,前前后后有过很多思考,也和许多人合作过,不过因为一些理念原因最后都不欢而散。而她自己还是在坚持做自己的事业。说实话当她认真的和我说她希望我能开始创业,她慢慢地退到后方,做股东支持我的时候,我是一脸懵逼的。

  杨老师说如果我想申请学校的50万创业基金的话,可以去注册公司,然后自己做CEO,然后她帮我请一些志愿者讲师和管理人员,但是我自己觉得现在时机还不成熟,而且并不缺这50万,所以想要在多做一下活动,等明年这个时候再去申请。

  杨老师的理由其实很简单,因为她厌倦无聊的学校工作,希望能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能带着小朋友们出去玩,也能在年老后有自己的事业和依靠。但是她又想做甩手掌柜,所以一直希望能找一个有兴趣创业的学生来做主导,而自己占据一定股份,提供资金支持。

  而我的思路也很简单,研究生这三年不做点什么也是浪费,一边做科研一边真正做组织者来办活动做东西,或许更有意义。反正无论三年之后结果如何,我的时间并没有浪费,到时候还可以权衡是继续工作还是继续创业。而且现在有资金,也有其他人的经验帮助我做一些真正与创业有关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顶多就是苦一点累一点忙一点~

  然后就觉得自己每天的生活变得更有趣了!

  会有强大的内在驱动力让我不断看书,不断学习,不断工作,不断码代码,因为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能力还远远不够。

  也会有那种源源不断的活力与激情迸发出来,每每想到自己在努力做得事情就会热血沸腾停不下来。

  我给自己一年的时间来学习,体验,沉淀自己。也尝试更多地方法和思路,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可以有能力有资本有自信注册自己的公司,开始自己新生活。

  哦不,准确来说,新的生活现在就已经开始了。

  这周末两天有点水逆,虽然自己依旧在学东西做东西,但是总感觉效率不高,容易走神,想出去晒晒太阳看看书啥的。

  然后今天白天去参加了一下上海定向的队长选拔,下午和小伙伴们玩了狼人吃了晚饭,想到下周可以参加好玩的上海定向,还有时间和小伙伴们一起浪,突然觉得前两天的疲惫感消失了,自己又满血复活了。

  原来是因为缺少浪浪浪啊

  大脑总是想休息一下,想出去晒晒太阳的

  今天吃饭时,辉辉他们那一桌又在聊出国的事情,而我们这一桌也在聊滕思嘉出国的事情,突然觉得真的再过两个月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了。现在大家讨论的都不是绩点,而是自己以后可能面对的不同的人生,然后又想到,或许以后也很少有机会能再和小伙伴们一起这样开心的吃饭聊天玩断手指了。说实话,小学毕业,初中毕业,高中毕业都没有让我这么不舍,但是大学毕业的确给我一种割不断的感觉。或许因为大学不仅仅是学习组成的,还有各种精彩各种成长各种欢乐各种遇见。

  有几个推心置腹的好朋友,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生活在一个个可爱而活泼的集体里,能和许许多多很棒很优秀的人相遇,并且互相影响,这真的很好。

  倒计时越来越近,不舍越来越浓,不知道到最后一天,会不会溢出

  有空还是要多和喜欢的同学们约一约的,吃食堂也好,聊聊天也好,跑跑步也好,打打羽毛球也好,或者一起到412做毕设,到图书馆看看书,到光草晒晒太阳,毕竟之后的很多年,可能真的再也不见了。

  谢谢你,复旦,也谢谢你们。

  想到以前看的学长写的一篇文章,觉得很有共鸣。

“为什么我们这么努力去做这么多事情,我们上学读书,我们熬夜编程,我们折腾人生,我们追逐梦想,到底是为什么?

人生短短几十载,也就是沧海一粟,实在不值一提,就算此生再牛逼又如何?无非有一些好的人能把自己挂在墙上或者教科书里。

我所做的一切,不就是让自己能够喜欢自己么?

年少,我本是甚为轻狂的小伙子,虽然颜值偏低,但是照相总是高昂头颅;天下唯我最牛逼,从未想过有什么事情能难倒;逃学旷课吹牛逼打架似乎也都干过,生来开窍较早老师也从来不能奈我何... 我想那个时候的我是打心眼里喜欢自己的。一如很小的时候我们都会认为自己的老爸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存在一样。

后来,岁月推着我们见到了更多的事物,更多的人,更广阔的知识,我突然发现,在这片茫茫大海中很难把自己定位清楚,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有太多的东西要学,似乎每一件都触手可及,但是似乎每一件都若即若即,我再也不能游刃有余如履平地。这种感觉其实是很要命的,迷茫不可怕,迷茫不会过不好这一生,迷茫只是会让你所有的选择都保守,让你慢慢变成一个拒绝改变的人,让你迫切地想以一种外部的手段来定位自己,有的人选择了用钱,有的人选择了用职位,有的人选择用一发子弹...

那么回到最开始我的问题来,我们要获得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我期望回到那个自己喜欢自己的时代,然而那种喜欢不是基于外界对于你的评价,与自己的成绩和老师家长的褒奖无关,与我的身价无关,甚至与我的伴侣也无关。而对于我来说,将永远与我的学识、我的见地、我的格局以至于我选择的生活方式有关...

想到了这些,我想起了许久前英文老师给的一篇文章《On Self Respect》,作者讲到自己因为没有获得一个高中阶段的褒奖而心生怀疑,甚至一度迷茫,最后否定了自己基于别人看法而获得的自尊,重新定义了自尊。文章有一句话我至今记得

"one runs away to find oneself, and finds no one at home."

那些通过外部事物去寻找自己的人最终会发现内心的空虚。

所以,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喜欢为了喜欢现在的自己,殊途同归。

无论你是选择怎样的生活方式,选择“北上广不相信眼泪”,还是“云贵川不想醒喝醉”;

无论你是和什么样的人结婚是否幸福;

又无论创业就业出国考研还是闲散游侠;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理想中的自己,和一个现实中的自己,我们的努力,就是让从内心喜欢上这两个自己。”

  我想,我是喜欢现在的自己的

发表评论